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东北,流行文化跨界中心?

东北,流行文化跨界中心?

时间:2019-11-05 18:55:14

“大背,bb机,007在舞池,中国东北第一代佩拉尔塔,dj看到我挥舞着旗子,不管天气多热,我都脱不下我的皮大衣。”

东北音乐家的老叔叔东宝石的一首歌曲“狼迪斯科”着火了。复古蒸汽潮的节奏和怀旧的港台口音让大众无法逃脱“真香法”的相继:“你第一次听什么,第二次听得越多,你就会越强。”

有些人认为这首歌是关于东北男人的自封性格,而另一些人认为它是关于东北一代的中年危机。现在看来,任何行为或艺术,只要与“东北”这个词相混合,都可以成为一个特殊的精神招牌。

因此,从直播圈到时尚圈,从民间艺术到流行文化,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东北人如此善于融合和搭配?

东北方言:万能混杀器

东北方言的魅力是什么?人们之间流传着一些笑话:

——中国的三大传染病是感冒、打哈欠和满洲里方言。

——一间卧室有一个东北人,毕业后有一间东北人的卧室。

很难解释为什么满语如此流行,甚至有吸收其他方言的传说。除了使用简单的词语,一针见血,感觉充满图片之外,一个基本的秘密在于“善良”。

例如,如果你有一个东北母亲,下面的对话是常见的:

-妈妈,我想吃球。

-我觉得你像个球

-妈妈,我没钱!

-你没有父亲吗?

拒绝你对运动缺乏的爱

-日复一日和老母鸡窝在一起。

东北方言"天地看你"的幽默效果似乎只有不同频道的香港人才能与之竞争。

“兄弟们,来追鸟巢吧。”

“你在跑什么,大哥?”

福原爱

在中国东北训练了很长时间的日本乒乓球运动员福原爱,已经发展出一种10级东北方言,以她可爱的外表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抗恶爆发。汶川地震期间,福原爱在接受采访时说:“这里有60名日本人。这还不够!如果我去,会有61个!”

通过微博截图

据说语言的功能在于交流,而东北方言的功能在于一个人能否说话,能否在世界各地说话。在微博上,网民们就“东北人来自自己的家园有多好”的话题贡献了自己的经历

一项调查显示,东北人最不容易受骗,中国东北的电信欺诈案件数量逐年下降。因为拒绝被欺骗不是一种技能,他们还顺便把骗子带进了沟里。

哈尔滨街呼唤小麦直播

东北嘻哈音乐也染上了雄辩的光芒。东北宣传小麦的歌词强调“社会”。

因此,他们可以自由地混合和匹配其他中国特色:国王培育神仙,统治国家。中国东北的男人很棒。他们应该外表好看,力量强大,心胸开阔,鼓舞人心。他们应该忠于肝脏,正直勇敢,侠义心肠...

嘻哈音乐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纽约贫民窟,最初是受非裔美国人欢迎的街头亚文化。这种代表底层声音的音乐风格,已经成为黑人青年抵抗现实、追求自由的武器。

撇开东北宣传小麦是否是说唱的争议不谈,嘻哈音乐在东北的兴起也与现实环境不谋而合:经历了工业城市转型、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的裁员等一系列现实后,经济低迷并没有摧毁东北人民不羁的本性和活力,从而创造了“重工业烧烤、轻工业宣传小麦”的亚文化。

东北说唱歌手也可以在黑色嘻哈音乐中找到类似的精神代码:从草根背景,你可以看到如果你不同意你会做什么。迪斯站起来,不吃螺丝钉。他喜欢大金项链和手臂上的纹身。

说唱是一种节奏押韵的说唱风格。嘻哈音乐充满了灵魂共鸣咒骂,相应的东北语气词也可以直接找到:diss是愤怒,hater是色变,dope是双击666,我他妈的是怎么爱...

通过草图“如此拥挤”

然而,早在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上,东北龚汉林和流行艺术家兼时尚教母赵李荣就两次合作,在小品《如此拥挤》和《工作的冒险》中探索中国说唱的可能性,并融合了传统民歌歌词,这大大拓宽了中国人对流行歌词的习惯。

龚汉林:如果你不会唱歌,就说出来。

赵李荣:我说什么了?

龚汉林:“说唱!”

赵李荣:什么是说唱?

龚汉林:节奏是说唱!

-草图“如此拥挤”

请问在1980年后哪一个不会有两句话:“6月6日,6月6日,你说不舒服吗?”“宫玉液,181杯”。赵李荣老师在音乐平台上也被称为“司仪赵李荣”和“中国第一个女性说唱歌手”。

然而,弘扬东北方言的语言艺术,将东北方言与公众心目中的幽默紧密联系在一起,应该是当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有多少人一直在看除夕,等待赵本山的素描?东北方言甚至让人想庆祝新年。

东北美学:不是衣服,是江湖

与露西和阿达相比,他们从北上官格回家过春节,突然被打回原形,变成了“翠花”。当你回到东北时,更让你害怕的是:

东北妈妈又出现了,评论你的衣服:那是什么东西?人们似乎一点都不精力充沛!

楼下的理发店阿姨也恳切地对你说:让我们为你剪一个锅盖。这是东北人应该做的。

社交震动标准:锅盖头

东北风格的衣服因人而异,但关键秘密是看起来“耳语”。主要配置是肉包夹克和紧身马裤,而顶部配置是复杂的颜色和明亮的颜色。人民艺术家赵本山为这种风格树立了榜样。

东北约会项目

俗话说,“大金项链,小金表,一天三次小烧烤”,东北人对奢侈品有着神秘的热情。不管是不是名牌,关键是名牌的标志应该足够大。

东北貂皮大衣市场

中国东北有句老话:穷人穿貂皮大衣,富人穿棉大衣。那些年,还有一个传说,“东北的男人和女人都爱貂皮”。沈阳同尔布的皮草城是东北许多人购买貂皮的朝圣地之一。穿着貂皮大衣不仅在外表上可以忍受,而且对东北部来说也是一种精神上的原教旨主义指导。

2018年维米秀

东北美学仍然有联系过去和未来的传统。当你认为东北棉袄已经退出历史舞台时,其实它正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入侵时尚界。

东北某国有企业大厅

一旦对东北美学的讨论陷入偏见,就会被批评为“东北黑人”。然而,无论趋势如何变化,总会有一些稳定的规律:金碧辉煌的风格是无可辩驳的;你穿在身上的是足以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闪光。

“狼迪斯科”有一句响亮的粤语歌词:“我心中的花我想带你回家。那天晚上在酒吧里,不管是真是假,请自由摇摆,忘记喜欢我的人。你是最迷人的,你知道吗?”东北除了自身文化的无畏之外,还有一种独特的吸收外来文化美学、长期保存外来文化美学、进化成自己的水土的能力。

香港电影《黑帮》

在东北经济衰退时期,香港的大众文化成为东北许多年轻人的精神食粮。过去,港台文化充满了爱和善良,这使东北人民能够在南北之间找到共鸣和共鸣。

因此,当许多人看到这种朴实无华的操作时,他们实际上带来了自己的复古色彩:纹身、烫头、迪斯科奶昔、社交奶昔、BBI机器和伟大的医疗保健……东北人仍然怀念江湖风情的日子。

东北地方戏剧:人类真理的融合与匹配

如果当快歌歌手喊“迈”时,观众中仍然存在阶级障碍,那么当地的戏剧《乡村爱情故事》(Country Love Story)就是一部打破这一障碍的魔幻戏剧。

这个东北ip在13年里拍了11部电影,总共455集。

《乡村爱情故事》的主人公谢广坤

《乡村爱情故事》受欢迎的程度如何?智湖甚至还有一个话题:北方的谢广坤和南方的苏大强。如果他们同时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谢广坤有多烦人?就连歌手李荣昊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甚至许多出国留学的人也不忘担心象牙山村民的命运,谢广坤和刘能之间的不和,以及剧中人是否再次变得有分量。

“乡村爱情故事”国际海报

“故乡之爱”可以辐射全人类的文化领域。事实也证明,我们不仅有“六项研究”,还有“家乡研究”。有些人甚至认为它在学术教室里有一席之地。

“农村爱情专题研究”的课程设置

是这样一部东北地方戏剧,却有一种奇怪的上瘾效果。

情节围绕三个很棒的叔叔展开,他们相爱,互相残杀。他们俗气势利。他们喜欢让他们的家庭从一只鸡跳到另一只狗,他们的长相是无穷无尽的。

一些人看到了中国的权力斗争和家庭政治,另一些人看到了生活的真相。

这个城市的家庭戏剧又累又弱,它的做作让人无法接受。《乡村爱情故事》以其扎实的情节、复杂真实的人际关系素描、夸张但不浮夸的表演征服了北上官岭白领的心。它打开了一个从村庄和世界气温变化看世界的视角。顺便说一句,它想念家乡那些粗俗可爱的村民,比如二叔和二姨。

《乡村爱情故事》的主人公谢腾飞

这出戏一直很受欢迎。当然,东北文化的洗脑是不可或缺的,比如那些微笑的表情包。

《乡村爱情故事》

谁说地方戏剧只谈论父母的缺点,不能给人情感共鸣?《乡下的爱》中的人们用行动证明,爱不仅是玫瑰和钻戒,而且活跃在民间的热闹、欢笑和责骂的大锅也是爱的日常生活。

爱不仅仅是给你买剑和刀来培养不朽,也是用人类的监视和保护来证明爱。

东北人民的黑色和红色宪法是他们混合和匹配文化的基础。每个人对东北的感觉都不确定是爱还是黑。就像阈值越低,泥浆和沙子就会越多。例如,激烈辩论的地区防御,如“快手正在摧毁东北人民”和“东北人民不是这样的”。

然而,鸡血、粗俗和真正的气质只是游客给的标签。东北文化的最终目标可能如赵本山所说:“人生就像一杯二锅头。不要担心起起落落,把它吞下去。”

关键是要看到生命与活力的混合和匹配-

你还想喊:生命不会死。

作者:舒茂

编辑:塞巴斯蒂安

快3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