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慢新闻|画家赵晓东:我为什么要画“油盐酱醋”

慢新闻|画家赵晓东:我为什么要画“油盐酱醋”

时间:2019-11-07 11:32:37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速新闻记者何浩、毕克勤摄影报道

对赵晓东的采访是在他的新工作室里进行的,这个工作室位于大学城附近的一座山上。在见到他之前,赵晓东正在工地上和建筑工人聊天。

小号,一双拖鞋,一件宽松的t恤和亚麻裤子,说话抑扬顿挫,有点江湖气息。重庆油画学会副会长、四川美术学院先生...有很多头衔的赵晓东认为,不像一个模范画家和大学老师,像一个喜欢在重庆一个老茶馆喝茶聊天的中年人。

其他人说,相生于心,赵晓东的画也生于心。赵晓东说他的画描绘了他自己的生活,生活和艺术原本是一体的。

9月28日,赵晓东富生散曲展将在鹅岭二厂t2国际艺术中心举行。近年来,这里将展出40多幅赵晓东绘画和生活相关的手稿。孩子们的脸、火锅、旧物件、曾经住过的管状公寓,甚至蔬菜市场里的辣椒萝卜...赵晓东的画会告诉你生活中的油、盐、酱、醋、辛辣和新鲜的味道。

今天,让我们更接近这位被禁足并充满烟火的画家老师。

赵晓东重视诗歌和距离

赵晓东认真选择策展人的展览标题

这幅画充满了他自己的故事。

赵晓东已经到了知道命运的年龄,正忙于管理自己的工作室。工作室里有几幅以儿童为主题的油画,包括赵晓东和他十几岁的儿子一起快乐地玩耍。在一些油画中,赵晓东会给孩子们画一个有趣的猪鼻。赵晓东微笑着告诉记者,这是为了告诉孩子们不要说谎,说谎时要有猪鼻。

赵晓东画了各种各样的儿童脸

像大多数人的诗意梦想一样,20多年前刚在成都狮子山附近加入这项工作的赵晓东,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庭院,有几棵老树和一朵花。打开窗户就是风景。因为赵晓东的家乡是四川富顺,他们这一代人一直住在农村,住在管状公寓和杂居里。一方面,我渴望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另一方面,我想念我的生活。

在赵晓东的漂浮生活随笔展览中,有赵晓东记得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住过的管状公寓。凌乱的房间里堆满了主人的必需品和米饭。厨房和卧室挤在一个房间里。一个破旧的热水瓶被赵晓东命名为“温暖时光”。在公共阳台上,几块腊肉和几只腌鸭子贪婪地向院子里的孩子们哭喊着。

其中,一幅名为“家”的水彩画是赵晓东记忆中的童年。在拥挤无序的管状建筑前画一个孩子喝酒和玩滑板是不愉快的。

“楼上楼下的人都能听到他们说的话。任何中午吃饭、孩子被殴打的人都会在管状公寓里立即成为新闻。”赵晓东说,虽然现在每个人的生活环境都有所改善,但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变得薄弱。他只是想让人们更多地关注生活,回归生活,满足生活,减缓他们匆忙的步伐通过这个展览。

“这是我打我儿子时的照片。哈哈哈。”

水彩画《家》

《温暖时光》

作品涉及“菜篮子”和“米袋”

然而,赵晓东的新工作室有点特别。农民原有土屋留下的两堵百年土墙成为赵晓东“豪宅”最引人注目的装饰。

记者们看到入口是一堵完全保留下来的墙,厚约40厘米。寄宿家庭可以通过土墙上的小木窗看到花的世界。墙的另一边被赵晓东用玻璃幕墙覆盖着,里面堆满了原来主人留下的旧衣柜和木制长椅。

这也许是这位脚踏实地的画家对过去最好的回忆。

“我打算在房子外面建一家玻璃餐馆。我无事可做,只能为朋友和家人做些小菜。”赵晓东说,他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带着一篮子蔬菜去市场,买一些新鲜蔬菜和当地的商品,然后回家做饭,“尤其是对孩子来说,做饭是非常快乐的。”

在曾家和大学城附近的陈家桥地区,赵晓东一有时间就会去市场和蔬菜市场。许多卖蔬菜的菜农都认识他。

这些烹饪和逛菜市场的经历也成为这幅油画的艺术灵感。活香胭脂萝卜、辣椒、鱼宴、挂在市场铁钩上的肥猪肉、四川坝座上烧白的肘子、招待远方朋友的火锅,都成了赵晓东笔下的素材。

正是由于多年的关注和生活经历,赵晓东的许多代表作都离不开“菜篮子”和“米袋”。

今年,赵晓东的油画《我们的菜篮子》在上海中国艺术宫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优秀艺术展”上亮相。三幅油画展示了采摘、物流和购物三个生动的场景。日前,在第十三届全国艺术展上,赵晓东的《果蔬奇趣与人民音乐》也受到了极大关注。

“享受人们幸福的水果和蔬菜”

“我们的食物篮子”表达了生活的变化。

村寨坝宴也成了赵晓东的一幅画。

赵晓东十二月的记忆

基层有无数的小人物

几十年来,赵晓东一直在画画,起初画的是一切。“直到有一次我沿着黄家坪街走,我看到一个20多岁的年轻工人,赤膊上阵,推着踏板车,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对未来的希望。”赵晓东说,那个在踏板车上努力工作的年轻人触动了他的创造性神经。

最后,一幅以棍子为主题的油画获得了2005年上海青年艺术展赵晓东一等奖。这幅油画是《希望》,而《希望》中的年轻人就是这个20多岁的年轻人。

“画人物很难,就像你写新闻人物一样,什么样的表情和主题是技术性的工作。你如何才能最终打动欣赏这幅画的观众并打动自己呢?”赵晓东说。

虽然很难画出人物,但自2005年《希望》以来,赵晓东逐渐发展出自己的绘画理念和主题。赵晓东手下有无数的基层小人物。他们是背着负担卖水果的果农,在建筑工地上捡水泥和砌砖的农民工,除草和浇水的园艺工人,骑摩托车的摩托车司机,以及拉满废品手推车的节俭回收者。

还有孩子。赵晓东坚持五六年来每年带实习生去西昌地区做志愿者教学。这些山里的孩子们要么期待,要么在赵晓东的画中天真无邪。

看着他的画就像看着生活的各个方面,但是对未来有着无法解释的乐观和希望。

一些评论家说,赵晓东的画显示了这些基层小人物的辛勤工作,但没有强调苦难和悲伤。描绘底层的生活条件,但不注重强调弱势群体的需求和期望。

赵晓东没有忽视他人的廉价同情,但只有真实的记录。甚至他在生活中也经常和这些小人物坐在一起聊天、喝酒,一起感受生活的滋味。

赵晓东说绘画就是生活,就像烹饪就是绘画一样。

希望

赵晓东关注偏远山区的儿童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