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波士顿会计师凯勒请到了斯坦因

波士顿会计师凯勒请到了斯坦因

时间:2019-11-08 08:18:21

“很久以来,我一直期待这位小绅士能赢得做洛厄尔系列讲座的荣誉。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因此,凯勒和洛厄尔研究所开始安排讲座日程。福格艺术博物馆的萨克斯和沃纳正忙着为斯坦筹集资金。萨克斯出生于一家企业。他的祖父和父亲于1869年在纽约共同创立了高盛。1914年,萨克斯在意大利旅行一年后,放弃了生意,开始了他在哈佛大学艺术史教授的职业生涯。

在通信中,凯勒多次提到,他会争取一个好机会邀请斯坦到美国访问并讲学,这样中国人就可以听听他在中亚的经历,分享他的考古成就。斯坦一直对凯勒的好意表示极大的感谢,但他一再表示他目前真的没有时间。他还说,他经常收到美国的邀请,包括罗斯福总统的两个儿子克尔梅和西奥多·朱尼尔的邀请。1925年冬天,罗斯福兄弟来到印度会见斯坦时提到了这一点。对于许多邀请,斯坦总是说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这么多时间是从哪里来的呢?虽然他将来去过北美,但他可以想象波士顿的美丽风景,但他认为他的魅力绝对不如克什米尔山脉的风景。用他自己的话说,“莫汉·玛吉的美丽景色远远超过瑞士阿尔卑斯山的风景。”他还特别说,他喜欢沙漠而不是水域,甚至“希望用无边无际的沙漠填满广阔的恒河!”

斯坦不是一个在别人面前露面并热衷于演讲的人。仅仅发表几个演讲并不足以让斯坦想穿越海洋去北美旅行。尽管充满热情,凯勒从几年的通信中知道,到美国讲学不是斯坦目前的首选,也没有走得太远。然而,斯坦1928年5月19日从莫汉·马加特(Mohan Magath)发来的长信突然改变了凯勒的被动思维。

布莱克教授

在信中,斯坦首先介绍了他去年冬天在中东的一系列视察活动,但他接着说,他更愿意回到新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进入罗布泊进行视察。他还告诉凯勒,他早就应该退休了,但到了11月底,他终于能够离开英国印度政府。“退休后,我将离开印度,回到欧洲。还没有决定是走远东路线还是经由近东返回英国。当然,如果我从远东回到欧洲,我一定会抓住机会去新疆,那是我快乐工作多年的考古遗址。然而,此时此刻,所有这些都是未知的。从印度和中国的现状来看,再去新疆考古并不容易。至于资金,由于英国政府的义和团赔偿基金在议会被冻结,他们似乎不会在短期内考虑我的申请。”斯坦在信的结尾说,1928年夏天,《亚洲腹地》一书将在“我的”和平克什米尔营地完成。这是他第三次探险的报告,足以让他忙碌一会儿。“目前,莫汉·玛姬的山顶仍然覆盖着雪,所以我不得不在山脚下宿营。我将在这里至少再呆一年,然后计划去英国。”

这封信是在斯坦退休前六个月写的。显然,斯坦已经仔细考虑了他未来的计划,但由于缺乏资金,很难做出决定。读完这封信,凯勒再也坐不住了。字里行间,他读到了现在邀请斯坦到美国的机会。邀请斯坦参观的最合适的方式是在波士顿洛厄尔学院做一系列讲座。所以凯勒立即去咨询他的朋友罗伯特·布莱克。

布莱克在哈佛大学任教,专攻拜占庭历史、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研究。他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学习,并在那里工作了许多年。当时,他是哈佛大学的新图书管理员,也是新成立的哈佛燕京学社的主任。作为一名研究欧亚大陆内陆的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他熟悉斯坦在中亚的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并长期钦佩斯坦。凯勒请布莱克向当时的哈佛大学校长洛厄尔推荐斯坦,于是布莱克立即请洛厄尔给斯坦做一系列讲座。

凯勒给斯坦的电报

洛厄尔校长给斯坦的第一封邀请函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洛厄尔和洛厄尔学院同名绝非偶然。该研究所是由洛厄尔总统的祖先捐赠成立的。哈佛大学校长洛厄尔也是该研究所的主任。洛厄尔研究所长期邀请欧洲中亚考古学家进行一系列讲座。十五年前,冯·列克克(Von Lekirk)在完成他在中亚的“探索”后,受邀在这个研究所做了一系列讲座。1923年秋天,珀西·赛克斯也来做了八次波斯讲座。1924年初,佩里奥特再次访问波士顿,并在洛厄尔研究所做了六次中亚历史讲座。凯勒多次参加这一系列讲座,这引起了他对亚洲内地的极大兴趣。

凯勒建议与布莱克沟通后,斯坦的访问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洛厄尔校长一直表现得很有效率。1928年6月23日,当他和布莱克讨论此事时,他当场向斯坦发出了邀请。

洛厄尔的邀请函发出后十天,凯勒也给斯坦发了一封信:“邀请你在美国讲学,尤其是在洛厄尔学院做一系列讲座,是我长久以来的愿望。我努力了很长时间,但没有成功,直到年轻能干的馆长布雷克上前和洛厄尔校长交谈,但没有成功。我非常希望你能接受这个邀请。布莱克和我建议你从印度出发,穿过海洋到达美国西海岸,然后从旧金山向东穿越北美大陆,行程3000英里。”凯勒认为,在洛厄尔总统的邀请下,斯坦在美国的演讲是一个合乎逻辑的结论,但斯坦犹豫了一下,似乎需要一些考虑。为了增加洛厄尔邀请的力度,凯勒随后向斯坦介绍洛厄尔学院的讲座系列是一项历史悠久的著名学术活动,并补充了一句客气话:“我真的希望你能来。我一定会借此机会让中国人聆听另一位杰出的探险家和考古学家的演讲...你们不仅在同一个地区取得了更大的成就,而且在其他更有趣的中亚地区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接着说:“佩里奥特和冯·列克克激起了我对中亚的兴趣,但你的研究更吸引了我。我很久以前就读过你所有的作品。我相信我从你们那里学到的远不止是我从这两位丝绸之路探险家那里学到的。”凯勒迫不及待地想得到斯坦的回复,但在随后的一封信中,他强调在演讲中使用幻灯片是深深吸引观众的好方法。

直到8月3日,斯坦才收到洛厄尔校长的邀请信。根据佩里奥特一系列演讲的先例,洛厄尔研究所在1929年3月至10月间安排了他的演讲。对此,斯坦在收到邀请函后的第二天回信给洛厄尔总统,称这一系列演讲时间太长,他今年不能做,但他希望明年调整安排,也许他可以做。凯勒真诚地告诉斯坦,他将再次与布莱克协商重新安排演讲时间。毕竟,这并不是说斯坦不重视这个机会。他还郑重告诉两位英国密友艾伦和安德鲁斯,他收到了哈佛大学校长洛厄尔的邀请。然而,他向这两位密友透露了自己的想法:“如果美国有兴趣赞助我参观这个老据点,我当然有兴趣!”这是一个宏伟的计划,自从进入花卉年以来,斯坦一直不愿意放弃。

斯坦在与凯勒讨论洛厄尔系列讲座的安排的信中,也明确提到他愿意进行另一次探险,各种实际困难和资金短缺。虽然凯勒在波士顿和世界其他地方有着广泛的人脉,他的朋友圈里也有很多有钱人,但资助中亚的勘探毕竟是一个大项目。这需要大量资金来支持。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他感到力不从心。因此,他在信中可以说的是,他对斯坦感到深深的委屈:“世界上的事情总是这样:对它感兴趣的人缺乏财政资源,而富人往往对它不感兴趣。”他还说,“如果我有财力,我一定会支持你。”他本人非常希望斯坦能被邀请参加,并向斯坦保证,他将与布莱克讨论并尽最大努力安排他的演讲时间表,同时也想看看他是否能帮助他进一步的考古探险。凯勒的信对资助探险含糊但真诚。

1928年11月,斯坦65岁。在英国印度政府服务了19年后,他终于能够辞职了。斯坦因退休后,就忙于长期计划的中东考古之旅。虽然规模不如前一次新疆探险那么大,但足以让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直到1929年1月,斯坦在邻国巴基斯坦、伊拉克和叙利亚进行了几次小规模视察。这些短期和小规模的挖掘使他能够证实他关于近东和印度之间密切而深远的文化和历史联系的长期想法,但他没有时间和财政资源在该地区进行进一步挖掘。一路上,他遇到了来自耶鲁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考古学家,他们参观了这个地区,心想:他不能再挖掘的东西可以留给这些年轻的考古学家继续挖掘。

虽然他去波士顿做一系列讲座的旅行没有失败,但这件事已经在他和凯勒的通信中讨论过了。1929年1月13日,他从位于伊拉克巴格达的哈佛-巴格达东方研究所的营地给凯勒回了信,通知他接下来六个月的时间表仍不确定。从1929年初开始,凯勒的波士顿就是一个热闹的地方。1月11日,佩里奥特在哈佛大学完成了为期一个学期的“中国艺术史”教学,并在福格美术馆发表了演讲。凯勒不仅带着钦佩去听,还邀请佩里奥特作为客人参加晚宴。亚历山大·冯·斯塔男爵(L-Holstein)和拉蒂摩尔也应邀出席了山本俱乐部的晚宴。那一年,罗斯福的小西奥多和克米特兄弟开始了另一次长途旅行。这一次,他们将再次去印度,然后通过孟加拉湾北岸探索东南亚。这时,斯坦在中东完成了许多短期调查后回到了印度。

1929年5月,斯坦离开莫汉·玛吉营地,按计划返回欧洲。他先去了意大利,然后去了他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家乡看望他的家人。五月底,他一回到英国,就直接去牛津和他的朋友珀西·艾伦和海伦·玛丽·艾伦住在一起。艾伦当时是科珀斯克里斯蒂学院的院长,他的公寓一直被认为是斯坦的“英格兰之家”。每次回到英国,他都去牛津,舒适地呆在迪安·艾伦的家里写信和回信。虽然他已经退休了,但他仍然很忙,生活的基调多年来没有改变。但是现在,由于没有政府官员的职责,他更加渴望有机会再次冒险进入沙漠。

早在第一次新疆探险结束后,斯坦就一直怀有这样一个愿望:“在那之后,我多么希望回到自由与和平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对于这个强烈的愿望,他把自己表达得淋漓尽致:“只有上帝知道我的旅程会走多远。不管怎样,我知道我会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沙漠。”退休后回到英国后,他更想去新疆的沙漠。斯坦在信中告诉凯勒,他计划在牛津呆到初秋。在此期间,很可能是在夏天,他的未来计划应该是明确的,他肯定会通知他的波士顿之行的时间表。凯勒立即回答说,一旦计划确定,他将与布莱克讨论,并要求洛厄尔研究所根据他的要求重新安排讲座。

凯勒迫不及待地想避免麻烦,并要求洛厄尔学院发出新一轮邀请。两周后,5月27日,洛厄尔总统第二次向斯坦发出邀请。然而,斯坦仍然犹豫着。6月3日,斯坦对凯勒说:“直到现在,我还不确定去波士顿讲课,因为许多相关的事情还没有决定。”6月中旬,埃拉在给凯勒的信中说,斯坦应该得到洛厄尔研究所的邀请,但他似乎还没有决定。到7月初,斯坦仍然没有给洛厄尔研究所一个明确的答案。看来他来美国的计划可能会落空。

1929年7月15日,凯勒和沃纳再次见面共进午餐。当然,斯坦因的美国之行仍悬而未决。凯勒无意中提到,斯坦一直打算再次出发远征新疆,但遭遇资金短缺。瓦尔纳喜出望外,立即跳起来,要求凯勒给斯坦发一封电报,说他一定会筹集资金。“斯坦在这个领域是独一无二的,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凯勒立即给斯坦发了一封电报到牛津:“如果哈佛给钱,你愿意去旅行吗?”这一次,斯坦立即打电话回来表达他的意愿。电报发出后,凯勒在第二天的信中向斯坦详细解释了情况。“让我告诉你事情的来龙去脉。它指的是我之前提到过的瓦尔德纳,现在他是福格艺术博物馆的主管。前天我和他共进午餐时,我提到你渴望返回中亚进行检查,并含糊地暗示如果美国能够支持,你愿意去旅行。沃纳是个迷人而果断的人。听了这话,他喜出望外,表示愿意为你筹集资金,帮助你旅行。现在我完全期望你们没有与其他机构达成任何合作和探索,并希望你们愿意与哈佛等学术机构合作。如果你,我尊敬的朋友,能加入我深爱的这所大学的朋友圈,那就别提我有多开心了!”

尽管探险和探险的资金尚未确定,但瓦尔纳提出的计划足以让斯坦承诺在美国讲课,并来到波士顿详细讨论哈佛大学提供资金的具体计划,这表明斯坦渴望再次前往新疆。就这样,经过一年多的拖延,斯坦邀请波士顿给洛厄尔讲课终于实现了。斯坦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犹豫不决,似乎不是因为邀请不够或者日程太紧,他无法应付。斯坦来到美国的原因不是他第一次去新大陆的吸引力,也不是洛厄尔研究所系列讲座的显著声誉,而是美国将带他到美国进行第四次探险的可能性。凯勒与沃纳的闲聊成为斯坦对美的突破。

凯勒得知这个好消息非常兴奋。他说:“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期待这位小绅士能赢得做洛厄尔系列讲座的荣誉。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斯坦身高1.6米,凯勒总是戏称他为“小先生”)同时,他向斯坦汇报筹资的进展:“萨克斯带着他的精力到处跑,筹集资金,沃纳也在移动,联系另一群人。对我来说,我只能被视为旁观者,为他们的喧闹欢呼。”为了进一步实施该计划,沃纳于7月22日写信给斯坦,向他解释说:哈佛大学没有资金资助该勘探计划。然而,经哈佛大学洛厄尔校长和大学董事会批准,他和保罗·萨克斯(paul j.sachs)可以以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的名义筹集资金。他还强调,一旦资金到位,斯坦将有完全的自由来计划他的计划,而不管涉及的领域是什么。考古学、艺术史、人种学、地理学、地质学和其他领域的新发现足以引起哈佛学者和教授的兴趣。此外,沃纳还特别声明,一旦斯坦安排了一次旅行和一个检查点,除了主办方之外,他将对此保密。当时,斯坦的老朋友查尔斯·洛克威尔·兰曼教授(1850-1941)也在哈佛大学教书。沃纳为此专门咨询了兰曼,并得到了大力支持。

唐代画菩萨像哈佛大学福格艺术收藏

霍布斯和福格美术馆萨克斯馆长

对于斯坦的到来,每个人都很忙。一方面,凯勒继续与洛厄尔研究所协调安排斯坦的演讲日程。另一方面,萨克斯管和福格艺术博物馆的沃纳正忙着为斯坦筹集资金。虽然是沃尔特·纳什的承诺,但实际上是萨克斯挺身而出。萨克斯出生于一家企业。他的祖父马库斯.高盛和他父亲的亲戚塞缪尔.萨克斯于1869年在纽约共同创立了高盛。他在美国金融界享有显著的声誉。萨克斯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加入高盛,当时与许多资金雄厚的投资公司有着密切的家族和商业联系。然而,他对收集文物更感兴趣,不时向母校捐赠名画,也是公认的古董鉴赏家。1914年,在福格美术馆馆长爱德华·福布斯(edward w.forbes)的劝说下,萨克斯放弃了生意,在意大利旅游一年后,开始了他在哈佛大学艺术史教授的职业生涯,并与福布斯一起掌管美术馆。

8月15日,沃纳在信中再次向斯坦报告,福格艺术博物馆(Fogg Art Museum)派斯坦去探索中亚的计划已经得到洛厄尔的批准,沃纳期待着斯坦亲自来波士顿讨论他的探险计划。至于筹款,他坦率地说萨克斯和福布斯策展人正在尽最大努力。他估计南美的一个朋友会在9月中下旬给出明确的答复。瓦尔德纳还强调说:“根据我的经验,萨克斯管和福布斯的策展人从未忘记过去。”在此期间,斯坦向瓦尔德纳提议大英博物馆应该加入合作。瓦尔德纳说根本没有问题。1929年9月2日,萨克斯的筹款工作已经开始:30,000美元已经到位。萨克斯和凯勒分享好消息时,不乏低调:不要太乐观,仍远未达到10万元的目标。

这时,斯坦开始为他的美国之行做准备。九月初,他已经安排了一次美国之行。斯坦于1929年10月至11月初在欧洲大陆度过。他第一次访问布达佩斯的家乡,并被邀请在荷兰莱顿演讲前发表演讲。在这个月中旬,他的第一次新世界之旅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11月23日,斯坦乘坐特兰西瓦尼亚二世号(s.s.transylvania ii)经由爱尔兰moville驶向美国东海岸。

作者:李若虹(哈佛燕京学社副院长)编辑:于颖

买彩票 极速飞艇app 福建十一选五 天津十一选五